郑洁

  注意:本文适合已经看过电影的读者。

  打着猎奇心思的看客们肯定要失望了,正在上映的《奇门遁甲》这部电影里的“奇门遁甲”距离真实的奇门遁甲非常遥远。

   “遁”走的是大好题材

  奇门遁甲,“奇”是指天干乙、丙、丁,“门”指“八门”中三吉门“开、休、生”,“遁”是指隐匿,“遁甲”就是将“甲”隐去的意思。作为谶纬神学中的一支,奇门遁甲也起源于《周易》和河图洛书文化体系,太乙式、六壬式位列北宋司天台天文生必修“三式”科目,都是通过式盘,以天干地支、五行生克的时空体系来预测吉凶。片中的奇门遁甲可占卜医筮、钻天遁地、降妖除魔,而目前的奇门遁甲最多占占麻将吉凶,看看风水桃花。

  虽说奇门遁甲并无片中那般神奇,但是作为古代中国军事、气象、术数文化思想的精粹集录,奇门遁甲这一上古秘术其实大有文章可作。只是片中出现的与之相关的元素实在是少之又少。电影中的确出现过一些有关奇门遁甲的术语,比如伤门、值符、青龙等,但这些与重要剧情相关的知识点都一闪而过,没有出现相关解释。雾隐门二师兄通过奇门遁甲来确定方位,最后周冬雨还开启了遁甲之力等对奇门遁甲的“荒谬”呈现也更让观众大呼不解。片中出现的与“奇门遁甲”相关的元素不仅没有厘清片名和剧情的关系,反而使剧情逻辑玄上加玄,使得影片更加复杂难懂,让观众看完影片仍弄不清楚奇门遁甲与的影片的关系。当然,不能指望一部科幻商业片传播东方术法文化,但当奇门遁甲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噱头浮在影片表层,这确实是电影主旨的一种失败。最可惜的是,东方术法这个目前市场上不常见的题材,就这样被白白浪费了。

  港式武侠已经走远

  整个影片的重点都放在视觉效果,故事还看得出老港片的梗概,但港味并不重,情节逻辑、人物形象和情感关系都非常虚弱,有网友说观影体验相当于看了“两个小时的页游动画”。影片整体叙事节奏很快,线索却比较混乱,剧情走向也有些突兀。影片开场就是雾隐门寻找掌门,但并没有交代寻找掌门的缘由。接着,不知来处的赤目白虎二妖人突然重生,于是影片线索变成了六大门派一起寻宝,注意,此处也不是很清楚为何要寻宝。最后,他们找到了同样不知来处的妖人掌门小圆,小圆为了救一路排挤她的雾隐门人牺牲,但雾隐众人不敌二妖人,小圆遂复活与其他妖人空中作战,轻松战胜妖人,满屏病毒炸开、原子弹爆裂、蘑菇云腾起,影片结束。除了几近崩坏的剧情走向以外,影片中世界观不清晰,人物形象和感情关系也十分生硬。人物性格没有铺垫,感情戏也既不流畅也不完整,致使影片中人物的行为难以理解。例如影片开头刀宜长忽然冒生命危险救铁蜻蜓,小圆对二师兄因为一个抱抱而产生的依恋,以及最后生死之际二师兄对铁蜻蜓突然深情又不失尴尬地表白。

  整个影片中,周冬雨饰演的少女小圆,这个来龙去脉一概不知、是人是妖也不清楚的雾隐门掌门人,反而是性格特征最明显的。二师兄找到小圆,小圆便告诉二师兄自己已失忆,二师兄稍微关心两句她就打算跟二师兄走,自此,深谙套路的观众就已经知道这个少女缺少关爱、渴望理解、为此不惜无私奉献。之后小圆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帮素昧平生的刀宜长复原手足,宁死也要保护待她苛刻的雾隐门人……对于一个渴望关爱的少女来说,她的作为都变得自然而然。小圆这个人物不是影片塑造成型,而是借助观众的预设立起来。同样,赤目、白虎两个最重要的反派角色,但影片中关于他们是谁、从哪里来、到哪里去的问题,以及他们意图毁灭世界的动机,几乎都没有交代。没有作恶背景,没有人物性格,观众在情感上难以对反派产生仇恨,正邪两方的对抗变成名不正言不顺的大乱斗,失去了意义。更何况,在影片最后,万众期待的战斗几乎没有雾隐门人的参与,变成了特效怪兽之间的斗争。对比动作戏时长,妖与妖打斗效率明显高很多,也许徐克他们也是为了影片节奏考虑。

  监制徐克在采访中说:“江湖还是那个江湖,只是人心变了。”人心可能确实变了,但江湖也不是那个江湖了。《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》中并未将人物的前生后世交代得一清二楚,但它营造的武侠世界是站得住脚的,观众完全可以从导演精心设计的惊鸿一瞥中摸清故事的起承转合,也能理解那个世界中的道义规矩和儿女情长。反观《奇门遁甲》,人物、剧情很难成立,影片逻辑和价值观无法取信于观众。说是奇幻武侠电影,但整部影片最接近武侠片的时刻,就是章回体字幕出现那一瞬了。当年,徐克的武侠片锐意创新,《新蜀山剑侠》、《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》、《新龙门客栈》、《黄飞鸿》……每部作品不仅都成为经典,而且都成为一个类型。本片导演袁和平是徐克等名导的老搭档,《黄飞鸿》、《卧虎藏龙》、《黑客帝国》、《杀死比尔》……那时候的顶尖动作片不请袁八爷做动作指导似乎就镇不住场。然而仔细一想,这样的两个人制作了这样一部电影,更让人不胜唏嘘。

  徐克版的超级英雄大片

  话说回来,不抠逻辑和细节的话,影片的主线非常清晰——正义者为拯救天下,与大反派决一死战的故事。多么熟悉的故事内核,与《超人》、《X战警》、《正义联盟》、《复仇者联盟》可谓异曲同工。将这部电影当做一部商业科幻动作大片来看,特效、画面总体来说是不错的,色彩颇具徐老怪的风格,明艳又不刺眼,当二师兄用几十把黄伞躲避青色水龙袭击的时,那中潇洒飘逸真是徐克独家。特效造型方面,西方色彩明显,但也独有匠心,白虎的造型很多元,看得出蝙蝠侠和超人的影子。赤目的造型别具匠心,一团飘逸的红色毛线外加几对毛线翅膀,与《哈利·波特》中的金色飞贼很相似,喜庆中略带萌感,出场时没想到它是大boss之一。两位妖人都自带钢铁机械音,这也跟《变形金刚》等好莱坞大片中的反派异曲同工。徐克否认了取材于西方超级英雄大片,认为是反而是“好莱坞模仿了我们”,但在世界电影产业的内容叙事、价值取向、受众群体仍以西方为标准的当今,《奇门遁甲》的造型、特效和主线叙事,让观众很难不将其看作是借着东方术法外壳的好莱坞式超级英雄片。

  组团打怪的大片有很多,大家就看个乐呵就也就不深究,但徐克不一样,他代表着国人心中未曾逝去的那个重道义、真性情的江湖,勉强看得的爆米花电影打上徐克的标签就说不过去了,满怀期待之下,落差更加明显。时代在变迁,市场在变化,江湖儿女日渐少。有那么一瞬,客栈中打斗的场景让我想起《新龙门客栈》,但是这个客栈中不再有纲常道义,刀光剑影、声色情迷。青蛇在遁入山门修炼时说“我还会回来的”,也许对于徐克袁和平来说,他们也需要这样一个真正回归的时刻。本期 彭炜轩

  推荐阅读

  “死亡众筹”:吴永宁坠亡事件调查

  他被同学“飞出”的刀刺死,年仅13岁

  官员任职三地均养情妇:买豪车买钻戒取悦,缺钱时就找“朋友”索贿

  中兴42岁程序员坠亡,妻子称“因被领导劝退”,公司否认大规模裁员“我没有靠死去的母亲讹钱”,八达岭老虎伤人案明天开庭,伤者索赔218万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